“三药三方”,中医药抗疫有一套
2020-03-28

在抗击新冠肺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中医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3月23日下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余艳红公布了中医药抗疫的一组数据: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通过早期中药的干预,有效抑制了疫情蔓延。”
中医药抗疫效果值得肯定
    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指示,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的指挥下,有4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支援武汉,分别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
    中医药在改善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缩短治愈时间,减少病情恶化等方面,都取得了良好效果。以江夏区大花山方舱医院为例,在采取中医药为主的中西医综合治疗后,564例患者无一例转为重型,推广至其他方舱后,转重率显著降至2%~5%。仝小林说,中医药的显著优势在于社区早期防治和恢复期治疗,中间的治疗过程则讲究中西医配合。
武汉疫情初起时,湖北省中医院党委书记、主任医师巴元明在国医大师梅国强教授的指导下,推出了“肺炎1号”方。“新冠肺炎是新发传染病,没有疫苗和特效抗病毒药物,对现代医学来说,治疗难度很大。”
巴元明在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从目前临床效果看,中医药能显著改善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的发热、乏力、咳嗽、头痛、身痛和消化道症状。”湖北省中医院承担的湖北省科技厅新冠肺炎应急科技攻关项目——《基于“肺炎1号”为主的中医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研究》,纳入451例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430例,临床治愈率达95.34%。在此次疫情中,从预防到治疗再到康复,湖北省中医院一直坚持中医治疗,进一步证明了中医药安全有效。
    
“三药三方”是什么?
    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初步告一段落,经过临床实践和总结,我国已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以及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
No.1金花清感颗粒
最初是针对甲型H1N1流感(甲流)研发的。2009年,甲流在全球蔓延,北京市政府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和科研攻关团队,最终优选出“金花清感方”。
该方源自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麻杏石甘汤和清代《温病条辨》中的银翘散,由金银花、麻黄、苦杏仁、黄芩、连翘、薄荷、甘草等12味药组成,适用于发热、恶寒轻或不恶寒、咽红咽痛、鼻塞流涕、口渴、咳嗽或咳而有痰等。临床实践证明,该药在治疗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患者中具有确切疗效,可缩短退热时间,淋巴细胞、白细胞复常率提高,转重率明显下降。
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李学秀教授研究发现,应用金花清感的新冠肺炎患者,核酸转阴时间较对照组提前了两天半,肺部炎症好转时间平均为8天,而对照组是10.3天。
No.2连花清瘟胶囊
它是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研制的处方,也是以银翘散和麻杏石甘汤化裁而成。非典后,连花清瘟在防治季节性流感中也起了良好的效果。其主要成分为金银花、连翘、麻黄、板蓝根、苦杏仁等。适用于发热或高热、恶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咽干咽痛等。需要注意的是,金花清感和连花清瘟不可同服。
由钟南山、李兰娟和张伯礼三位院士共同指导,全国9个省市、23家医院参加的随机对照试验显示,在主要临床症状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方面,连花清瘟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好转达到83.8%,对照组是64.1%;临床治愈达到78.9%,对照组是66.2%。在降低轻型转重型方面,较对照组提高了1倍。
目前,连花清瘟已走向世界抗疫战场。张伯礼表示,我国已向意大利援助了10万盒,最近意大利还要追加,我们可能要再寄10万盒支援意大利的抗疫。
No.3血必净注射液
同样是在非典期间,以清代名医王清任的血府逐瘀汤组方为基础研制而成,主要成分为红花、赤芍、川芎、丹参、当归等中药材提取物。
临床应用于脓毒血症、多脏器功能衰竭综合征、肺心病急性加重期、急性肺损伤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急性胰腺炎等。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主要用于重型、危重型患者的治疗,适用于因感染诱发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
目前,由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等牵头的血必净项目,已有32家医院的156例重型、危重型患者参与,取得了良好效果。
No.4清肺排毒汤
该方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推荐,源于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的几个经典名方(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在改善发热、咳嗽、乏力等方面见效较快且明显,能有效促进重型患者肺部影像学改善,阻断病情恶化,极大地降低了病亡率。
在全国66个定点医疗机构服用清肺排毒汤的1263例患者中,治愈出院1214例,占96.12%;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的57例重型患者中,42例治愈出院,占73.7%,且无一例转为危重型;影像学对比显示,在服用清肺排毒汤两个疗程后,53例患者的肺部病灶出现不同程度的吸收。
No.5宣肺败毒方
在麻杏石甘汤、麻杏薏甘汤、葶苈大枣泄肺汤、千金苇茎汤等经典名方基础上凝练而来,适用于轻型、普通型患者。
张伯礼介绍,临床观察发现,该方在改善新冠肺炎患者的发热、咳嗽、憋喘、乏力方面有一定效果。研究显示,该方可缩短新冠肺炎患者临床症状消失时间、体温复常时间、平均住院天数等,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轻型、普通型转为重型。
在武汉市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宣肺败毒对照试验显示,该方在控制炎症、提高淋巴细胞计数等方面具有显著疗效,淋巴细胞的恢复提高17%,临床治愈率提高22%。
No.6化湿败毒方
由国家中医医疗队(中国中医科学院)在国家诊疗方案推荐方剂的基础上,结合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临床实践优化而成,适用于轻型、普通型和重型患者治疗。
 
化湿败毒方在武汉市多家医院开展了临床疗效观察: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试验入组的75例重型患者,CT诊断的肺部炎症以及临床症状改善明显,核酸转阴时间及住院时间平均缩短3天;将军路街卫生院治疗的124例普通型患者,东西湖方舱医院治疗的894例(中药组452例)轻型、普通型患者,临床观察结果均确证了化湿败毒方的有效性。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说,很多收到化湿败毒颗粒捐赠的外国朋友亲切地称它为“Q-14”,Q取英文谐音cure,有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该方由14味药组成。
中医药参与全球抗疫
    “这次中医药援助队伍规模之大、力量之强,是前所未有的。”余艳红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共调派中医学科医护人员4900余名驰援湖北,约占援鄂医护人员总数的13%。
此次疫情中,中医药受关注的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而17年前的非典时期,中医药刚开始是遭受质疑的。当时,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收治74例非典患者,仅3例使用了激素,无一例出现后遗症。但是,广东经验并未能在全国范围内迅速运用。
最终,广东非典病死率全世界最低,极大地提高了中医在急性传染病防治中的地位,社会各界才认识到中医药的价值。“以前大众对中医的认识不够,有时中医应对急性传染病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巴元明说,有了非典的经验,这次中医药的行动就非常迅速,现在看来效果也十分明显。
    如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告急,中医药也走出国门。目前,中国最新版本的新冠肺炎中医药诊疗方案已翻译成英文,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新媒体上全文公开,并主动分享给有需求的国家和地区。据了解,有关组织和机构目前已向意大利、法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捐赠中成药、饮片、针灸针等药品器械,并有中医专家前往意大利、柬埔寨抗疫。
    作为欧洲第一个对中医药立法的国家,匈牙利在抗击疫情之初就非常重视中医药的作用。今年2月底,在匈牙利的中医师就开始熬煮可增强免疫力的中药茶饮,并免费向当地民众发放,很多人都坚持领取。匈牙利卫生部补充医学工作委员会主任艾瑞·阿扬道克表示:“相信中医药会在匈牙利抗击疫情中发挥积极作用。中医药和西医药可以优势互补、相互促进,共同维护和增进民众健康。”
“中医药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仍然会是人类对抗传染病的重要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