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抗疫,苍术建功
2020-03-28

中医药是千百年来人民大众与疾病作斗争的武器。疫,即疫病,具有病情严重、病死率高的特点。古代称之为瘟疫,统指感受疫疠之气引起的流行性烈性传染病。
  中医防治疫病,既重视人体抵抗力的提高,又重视驱避邪气。临床实践证明,气味芳香之药材,多有化湿辟秽、防疫保健之用,如苍术、木香、蜀椒、降香等。
古代驱瘟法 苍术唱主角
晋代葛洪《肘后备急方》记载有老君神明白散:“术一两,附子三两,乌头四两,桔梗二两半,细辛一两,捣、筛。正旦服一钱匕,一家合药,则一里无病,此带行所遇,病气皆消。”本散既可口服,又可加工成粉末,随身佩戴,用于防疫。清代吴尚先《理瀹骈文》说得更清楚,驱除瘟疫用“辟瘟囊方”:羌活、大黄、柴胡、苍术、细辛、吴茱萸各一钱,共研细末,绛囊盛之,佩于胸前。鼻闻其气,用作避邪防疫。
            \
居家防疫常用药浴法。清代刘奎《松峰说疫·避瘟方》介绍,于谷雨以后,用川芎、苍术、白芷、零陵香各等分,煎水沐浴三次,以泄其汗,汗出臭者无病。
  古人还常采用熏香法防疫,取苍术等用来焚烧,烟熏防疫。李时珍说:“张仲景辟一切恶气,用苍术同猪蹄甲烧烟,陶隐居亦言术能除恶气,弭灾疹。故今病疫及岁旦,人家往往烧苍术以辟邪气。”清代《验方新编》介绍,以苍术、红枣,共捣细,丸如弹子大,不时烧之,可免时疫不染。清代《太医院秘藏膏丹丸散方剂》的“避瘟丹”,由乳香、降香、苍术、细辛、川芎、甘草、枣等组成,强调了其烟熏的防疫作用:“此药烧之能令瘟疫不染,空房内烧之可避秽气。”
  在防疫内服配方中,苍术也扮演着主要角色。如前文提到的老君神明白散、宋代官府组织编纂的《和剂局方》神术散,治四时瘟疫,头痛项强、发热憎寒、身体疼痛,用药苍术、藁本、白芷、细辛、羌活、川芎、甘草,加生姜、葱白煎服。《济阴纲目·瘴疠》专治山岚瘴气,用药有陈皮、苍术、厚朴、甘草、菖蒲、藿香,加生姜、大枣煎服。这些方子中,都用到了苍术,可见苍术防疫治疫的重要作用。
苍术重除湿 湿毒最相宜
  苍术性温,味辛、苦,功能燥湿健脾、祛风散寒、除恶气、辟秽浊,宜于湿毒,为菊科植物茅苍术或北苍术的干燥根茎。春、秋二季采挖,除去泥沙,晒干,撞去须根。以产于江苏茅山一带者品质最佳,故称“茅术”。
  近代医学家张山雷在所著《本草正义》中说,苍术气味雄厚,能彻上彻下,燥湿而宣化痰饮,芳香辟秽,胜四时不正之气,故时疫之病多用之。
张山雷强调苍术的用处,一是驱除秽浊恶气,如欲进阴霆之域、久旷之屋,宜焚苍术而后居人;二是解除外侵湿邪,凡湿困脾阳之倦怠嗜卧、肢体酸软、胸膈满闷,甚至腹胀而舌浊厚腻者,非茅术芳香猛烈不能开泄,而痰饮弥漫,亦非此不化;三是用于内生湿邪之腹胀肿满、泄泻疟痢、下流而足重跗肿、积滞而二便不利、湿热郁蒸发为疮疡流注,或寒湿互结发为阴疽酸痛,但有舌浊不渴者,茅术一味,最为必需之品;四是用于时令湿重。夏秋之交,暑湿交蒸,湿温病寒热头胀如裹或胸痞呕恶,皆须茅术、藿香、佩兰叶等香燥醒脾,皆有大用者。
          
抗击疫情 苍术显其用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治过程中,中医积极参与并发挥着重要作用。首批高级别中医专家组成员抵达武汉实战后,将新冠肺炎锁定在“湿瘟”范畴,主张治疗以化湿为主,芳香化浊避秽,透表散邪,升降脾胃之气,特别强调祛湿的重要性,反对贸然清热解毒,过早用寒凉药物,导致湿邪加重,使病邪“冰伏”,影响治疗效果。
  国家推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对于轻型的两个分证,寒湿郁肺证和湿热阻肺证,在方中,苍术分别用到了15克和10克;对于普通型的湿毒郁肺证和寒湿阻肺证,苍术分别用到了10克和15克;对于重型中的疫毒闭肺证,苍术用量为15克,是全方用量最大者。
  疫情是动态变化的,不论其为寒湿,还是湿热,均勿忘其“湿”,苍术与寒热各药配伍,贯穿于新冠肺炎治疗的各个阶段。
  防疫要发挥人民群众的智慧。民间大受欢迎的驱瘟香囊,成本很低,值得推荐。将有芳香化浊驱瘟作用的苍术、白芷、菖蒲、川芎、香附、辛夷、吴茱萸等中草药,加工成粉末,装布囊中,或佩戴胸前衣襟,或悬挂门庭床头,避秽化浊,以减少污秽之气或毒气的污染。
  我们期望的是,认识苍术,用好苍术,让这寻常的草木之药发挥出其独到功效,抗疫防疫,送走瘟神。